首页 > 光猪圈王锋:健身行业不是不挣钱,只是挣的钱都被浪费了|我的2019正文

光猪圈王锋:健身行业不是不挣钱,只是挣的钱都被浪费了|我的2019

2020-01-11

原标题:光猪圈王锋:健身行业不是不挣钱,只是挣的钱都被浪费了|我的2019

今年(指2019年,下同)来找我“谈心”的健身房老板比过去几年加起来都多。

在上半年的一次行业大会上,有一家知名传统健身房就坦言,他们营收下降了50%, 而根据我从器材商那边了解到的数据,今年俱乐部整体新开店面数也急剧下降,预计减少了50%。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句古话很适合用来形容今年处在新旧博弈的健身行业。整个行业情况不乐观,很多健身房生意不太好,但大家当然都想活下去,于是超低价等各种极端营销手段比前几年更多了,生存环境很差。在这种情况下,光猪圈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加盟店。但是整体而言我们还好,门店数量同比增长了10%。

今年我们其实开了一个好头,在1月1号宣布了完成由中信建投资本领投的5100万元A+轮融资,当时也是想给2019年的健身行业打上一针强心剂。

大家都知道,2015年成立的光猪圈比较早就开启了品牌加盟,在2016年便完成了100家店的签约。

2015年,健身场馆管理系统刚刚以SaaS的形态呈现时,我们就已经研发了自己的SaaS管理系统和会员端APP,还加入了物联网硬件,实现了“三位一体”的智能软硬件系统,为光猪圈的加盟体系提供了稳定的基础。 但是在今年,我们慢慢发现过去一直把加盟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健身行业有两个特性。一个是反人性,难以坚持。第二个是全球范围内都没有标准化产品,不像酒店等行业,所以加盟体系很难建立,要从零开始,把基础打好。我们发现,教给加盟商一个模式、一套好用的系统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由于能力和经验差异,同样的模式、同样的工具,有的加盟商可以做得很好,有的却不行。

造成这其中差异的便是运营,我们需要输出一套新型运营体系。没有运营的SaaS基本无用,重运营才是“护城河”,目前健身行业的核心矛盾是“大众对美好健康生活的渴望和健身房低粘性的落后运营服务体系之间的矛盾”。

于是在3月份我们就确定了2019年是运营年。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进一步完善和细化了底层逻辑。

首先,在B端要做到三点。

第一, 轻管理。管理人员尽可能少,健身行业不是奢侈行业也不是暴利行业,达到基本要求就可以了,人越少管理成本越低,管理难度越低。

第二, 低成本。健身会越来越普及,就像拉面馆一样。以前那种大面积高成本的模式已经不适合了。可以看到,这几年做的比较好的新品牌在成本控制上都做得很好。

第三,精细化运营。也就是充分利用数据,包括店面基础运营数据、会员数据画像和会员互联网娱乐产品。

其次,如上一点所述,C端要有丰富的娱乐化产品,包括成绩排名、红包和积分兑换等。提高黏性,帮助大家养成健身习惯。光猪圈就有独立的APP,里头有各种玩法。

最后,要让健身房成为渠道,让第三方来付费,发挥渠道价值。

总而言之,这背后是一套低成本运营的解决方案、“三位一体”智能化软硬件、线上线下融合的运营手段、总部统一输出的设计与活动方案等。我觉得,健身行业不是不挣钱,而是挣的钱都浪费掉了,举个例子,今年上半年一家大型连锁俱乐部的案例就让我印象很深。

他们有16家门店,但去年亏损了500多万。我当时分析他们的经营数据,发现人均用水量就有0.13吨/人次,也就是全年水费就要260万。再说人均服务成本,最高的一个店有将近70块,说明人力成本高但客流量低。面积方面也是,一个店平均2000多平米,算下来每天每个人10平米,比平时的办公面积还奢侈。

我就给他们建议调整,平均每个店减少了5个员工,总人力减少59人,每年节约工资成本177万元;水费减半,每年节约130万元;电费控制至5元/平米/月,每年节约24万元;私教整改,全年增加营收234万元;关闭和整改6家亏损店面,每年减亏超过480万。 整个俱乐部今年也扭亏为盈,节约成本以及减亏合计利润增加1000多万。

其实在3月的时候我就已表态,传统健身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面临生存困境,必须要升级改造,2019年将是老旧健身房的改造元年。

今年6月,我们按照惯例在北京举办了论坛,当时刚好赶上浩沙健身陷入关店风波,有着20年历史、160家门店、30万会员的他们几乎全部门店关闭或转让。行业一片哗然,对于传统健身房的讨论空前激烈,当时我也在大会上就这个案例进行了具体分析。

光猪圈举办的问诊课活动。

现金流断裂只是浩沙倒下的表象,根本原因有两个,一是其模式陈旧,无法符合新时代健身行业盈利的需求,二是运营管理效率低下且太粗糙。目前健身行业80%不盈利可以归咎为两个主要问题——模式问题和运营问题。

模式问题是指健身房面积规模、人力管理结构、内容、系统工具等,决定健身房的基本营收模式;运营问题是指健身房的销售、服务、管理、会员粘性等,影响健身房是否能增加营收至稳定水平。我觉得,这两个问题才是核心,今年很热的预付费等问题根本不是关键。

大会之后,更多行业经营者找到了我,交流遇到的经营问题,希望获得解决方案。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精力已经不仅仅在光猪圈上了。

今年一直在想,我,我们还能为行业做些什么?

我逐渐意识到,能够帮助经营者的不只是一个点子、一个产品、一个方案,而应是一整套解决方案。

7月,我们在光猪圈总部举办了“健身房经营问诊”,十多家俱乐部从不同地区前来;下半年我们还推出了“健身行业当务之急·健身经营特训营”系列课程,先后走进10座城市,培训了上千人次。

郑州的特训营吸引了很多业内人士。

也是在这个与经营创业者的接触沟通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强烈感觉到行业存在着更大的需求,已经超出了光猪圈健身的范畴。

现在也可以对外宣布了, 那就是我们在下半年成立了服务全行业的北京中体联合数据科技有限公司。我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也即是这家新公司的董事长。

中体数据旗下除了光猪圈,还并购了老牌健身SaaS提供商鬼工科技,他们在健身领域有着很丰富的经验。中体数据的业务分成了不同层级,鬼工的SaaS解决场馆经营最基本的工具需求,光猪圈则是深度定制化的品牌+运营体系。

在此之外,将有以光猪圈、鬼工科技为基础且更加充实强大的另一套体系,为健身行业经营者提供包括数据诊断、智能软硬件、设计营建、线上线下运营、市场推广、培训等内容的一站式运营解决方案。这套方案将不限于特定品牌,而是为市场上的任何品牌提供支持帮助。例如鬼工就有很多客户是传统大型健身俱乐部,我们会在SaaS的基础上给他们提供更多服务,包括数据化管理和第三方渠道等。

我们的这一套解决方案今年还走出了大陆,跟中国台湾地区的亚洲动能集团合作,正式进驻台湾,由于他们在东南亚也有业务,所以接下来我们也可能进一步合作面向海外市场进行拓展。合作是6月份签的,本来计划今年9月落地,但是软件适配等问题还要些时间,预计2020年上半年就能开门营业了。

其实今年行业出现这么多问题挺正常的,已经走到了一个调整周期。

前些年热的时候开的店太多了,很多已经不符合需求了。而且明年可能会更糟,一些今年勉强活下来的明年会坚持不下去。但是我觉得出现这些问题是特别好的事情,说明行业正在升级。

2019年11月11日,光猪圈健身度过了自己的四岁生日。而我从事这一行也快20年了, 健身房发展至今可以归结成三个问题

一,过去积攒下来的模式已经不适合现在了——面积大、管理粗糙、成本太高,要从整个模式上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要轻管理,重运营效率。

二,健身房的服务要回归到本质,本质就是让用户养成健身习惯。需要运用科技手段、通过数据给会员画像,提供丰富的健身之外的场景,用来提高会员的活跃度、留住用户。

三,其实健身房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可以探索第三方为渠道付费的方式,让这个渠道焕发未曾享有的价值。

把这三件事解决好,健身行业大有可为。所以,在新的2020年里,我也会带着更大的使命再出发。

延展阅读: